TOP

风山渐卦卦辞 史上最全《象》图文赏析,值得收藏!

2024-02-07 14:02:48 人看过

风山渐卦卦辞 史上最全《象》图文赏析,值得收藏!

渐(L)

渐:女归吉,利贞。

《象》曰:山上有木,渐。君子以居贤德善俗。

初六:鸿渐于干。小子厉,有言,无咎。

《象》曰:小子之厉,义无咎也。

六二:鸿渐于磐,饮食衎衎,吉。

《象》曰:饮食衎衎,不素饱也。

九三:鸿渐于陆。夫征不复,妇孕不育,凶。利御寇。

《象》曰:夫征不复,离群丑也。妇孕不育,失其道也。利用御寇,顺相保也。

六四:鸿渐于木,或得其桷,无咎。

《象》曰:或得其桷,顺以巽也。

九五:鸿渐于陵,妇三岁不孕风山渐卦卦辞,终莫之胜,吉。

《象》曰:终莫之胜吉,得所愿也。

上九:鸿渐于陆,其羽可用为仪,吉。

《象》曰:其羽可用为仪吉,不可乱也。

注释:

54雷泽归妹

卦体《震》上《兑》下,《震》长男,《兑》少女。凡《彖》之取象男女者,如《咸》之少男少女,如《渐》之长女少男,皆言夫妇,而独于《震》男《兑》女,取象兄妹。按女子先生为姊,后生为妹,诸侯一娶九女,姊嫁则妹媵。孔颖达曰:“少女谓之妹,从姊而行,谓之归。”此卦之所以曰《归妹》也。

归妹:征凶,无攸利。

《归妹》少长非偶,夫妇之不正也。女子以夫为家,在男曰娶,在女曰归,故《渐》曰“女归吉”,《咸》曰“娶女吉”。“征”者,往也,是私奔也,故凶,所谓锁隙相窥,逾墙相从,父母国人皆贱之。女德若此,夫何利焉!故曰“无攸利”,是痛戒而深恶之也。

《彖传》曰:归妹,天地之大义也。天地不交,而万物不兴。归妹,人之终始也。说以动,所归妹也。征凶,位不当也。无攸利,柔乘刚也。

三阳三阴之卦,皆自《乾》《坤》来,变《乾》上画为偶,而成《兑》,变《坤》下画为奇,而成《震》;《兑》女《震》男,卦名《归妹》,《震》《兑》之父母,则为《乾》《坤》,《乾》《坤》即天地也。天地相交而万物蕃兴,男女相交而生育繁昌,是“天地之大义”,即人伦之终始也。《兑》风山渐卦卦辞 史上最全《象》图文赏析,值得收藏!,悦也,《震》,动也,“悦以动”,是以情悦相从也,以此《归妹》,失其正也。“征凶”者,《震》为征,因悦而求进,是献媚工谗,意欲以媵而夺嫡也,故《传》斥之曰“位不当也”。“无攸利”者,以柔悦之性,乘刚动之势,一经得宠,便欲挟制《乾》阳,女权如此,不特不利于一身,必将不利于家国矣。《传》特明揭其不正之由,曰此所归之妹,乃“悦以动”者也。

以此卦拟人事,《归妹》者,女有家,男有室,人事之终始也。天地之道,以阴阳相交,而化生万物,夫妇亦一阴阳也,但女子之嫁也,以礼而聘,以时而归,如《渐》之止而动,故“女归吉”,反之,女悦男动,是私相从也。不待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以悦而动,岂得谓《归妹》之正乎?其位以阳居阴,为不当也,故“凶”;且一阴据二阳之上,是“柔乘刚”也,故“无攸利”。《传》之一一垂诫,盖深警色升爱选,艳妻煽乱。妇德一乖,而家道因之而亏,此即人事之变也。牝鸡司晨,其祸盖有不可胜言者矣!

以此卦拟国家,妇之从夫,犹臣之从君,夫妇君臣,本人伦之大节,亦即“天地之大义”也。臣之容悦得位者,巧言令色,一以谄媚为工,极其奸谋所出,必将结援宫帏,联合阉寺,以作声势:且于佞媚之中,寓以箝制之用,一旦威权在握,几将藐视王灵,不复愿天位之有在,卒之凶祸来临,势败身亡。此女子小人,自古难养,圣人所以痛切而垂警也。《归妹》《彖》辞,首揭“征凶,无攸利”五字,即此旨焉。《传》复进之曰,“悦以动,所归妹也”,盖谓《归妹》者人伦之常,“悦以动”,为《归妹》之变,其所以“征凶”而“无攸利”者,皆自“悦以动”阶之厉也。天下之事悦而动,未有能正者,女子与小人,其凶一也,有国家者,最宜凛凛焉。”

通观此卦,《归妹》,少女也,少女无知,故称妹;情欲相感,见可悦而昏,动不以礼,是为《归妹》。姊未嫁而妹先归,紊其序也;躬居媵而思夺嫡,越其分也。妇德若此,凶莫大焉,夫何利乎?六爻柔上刚下,内外倒置:二四以阳居阴,男以不正而从女;三五以阴居阳,女以不正而从夫;上卦六五乘九四,下卦六三乘九二,夫屈于妇,妇制其夫;阴反居上,阳降居初,皆失其渐。故《渐》六爻多吉,至上愈吉,《归妹》初爻独吉,至上则“无攸利”矣。是以君子贵《艮》渐而戒轻悦也。

《大象》曰:泽上有雷,归妹,君子以永终知敝。

此卦反《渐》,上卦为雷,下卦为泽,雷动则泽水为之摇漾。以阴感阳,犹女子之挑而可动也,失身败德,不谨其始,安能保其“永终”乎?君子见此象,知悦牵于私,动失其正,始既不善,敝即在后。欲防之于未然,故宜“永终”以“知敝”,斯不以妾为妻,不以贱妨贵。嫡庶正而名分严,足以维大义之不敝也。

【占】问时运:一时发动,恐难持久。

○问营商:货价升动,卖客喜悦,但恐不能图终。

○问功名:进不以道,防有后悔。

○问战征:地雷陡发,足以制胜,恐一胜以后,兵力疲敝,无以保终。

○问婚姻:徒恋一时情欲之私者,难期百年偕老也。

○问家宅:地磐有动,已嫁之妇,不宜同居母家。

○问疾病:“永终”二字,独于占病不利,显见命限已终。

○问讼事:可以终结。

○问六甲:生女。

初九:归妹以娣。跛能履,征吉。

《象传》曰:归妹以娣,以恒也。跛能履,吉相承也。

六爻以五为尊,是正嫡也,其他皆为娣,初爻在最下之位,故曰“归妹以娣”。娣承嫡妻之命,不能专制,犹跛足之不能行,惟守为娣之分,行承顺之道而已,故曰“跛能履”;《震》为足,《兑》为毁折,有跛之象。九居初,为当位,是能安于娣而在下,行不先人,知其无陨越也,故曰“征吉”。就全卦论,以悦而动,女子感情悦之私,故其征也凶;就一爻论,以刚居刚,女子有贤正之德,故其征也,吉。《象传》以“恒也”释之,谓妹而为娣,礼之恒也;以“相承”释之,谓百事承顺,是以吉也。

【占】问时运:运途低微,祇可依人成事而已。

○问营商:不能自主,听命而行,幸得获利,吉。

○问功名:偏裨之位。

○问战征:非主帅也,能以偏帅制胜,吉。

○问家宅:此屋必是廊庑偏屋,吉。

○问疾病:必是足疾,不良于行,身命无妨。

○问六甲:生女,防有足疾。

【例】明治十六年,余游上毛伊香保,得遇藤野正启先生。先生当代鸿儒,夙精《易》理,与余相知最久,兹得相聚客舍,晨夕晤谈,意甚得也。一日先生正襟而言曰:幸为一占仆之气运。筮得《归妹》之《解》。

先生精羲《易》,既得占爻,自能详判风山渐卦卦辞,余复何言?然前余为横滨某商,占得此爻,在此人久游欧美各邦,通晓各国事情,归国之后,横滨某商店,遂雇为主管。其人正道,又能勤勉,凡财货之出入,物品之优绌,以及时价之高低,罔不一一计划,其用心之诚笃,有足使人感者。未几商店解雇,一日某来请占,筮得《归妹》之《解》,余为之再三玩索,乃得其解雇之由也。盖娣者从姊而嫁,一切家政,皆当奉命而行,不得自主,譬跛者虽有其足,不能自行也。今某虽尽心从事,未免有专主之嫌,是以有咎。先生今日所占,爻辞正同,乃知先生秉道履中,刚方素著,但于当今世衰道微,所如不合,反若娣之随人,不能自主,先生能卑以自牧,故曰“征吉”,此就爻辞而断也。然余又可虑者,以《归妹》为归魂之卦,至六爻为命终之年,先生固达人也,自初至上,为六年,先生须为注意。先生微笑曰:《易》理精妙,固如是也。后六年,先生果殁。

【例】某官员来请占气运,筮得《归妹》之《解》。

断曰:初居爻下,娣居人下,爻象卑微,是不能出人头地者也。足下占气运得此爻,知足下依人成事,不能独断独行,譬如娣之从姊而嫁风山渐卦卦辞,一以顺承为事,若欲擅自作为,反恐如跛者捷行,必致颠仆;不如随人步趋,斯无陨越矣,故曰“征吉”。

六二:鸿渐于磐,饮食衎衎,吉。

《彖传》曰:饮食衎衎,不素饱也。

磐者,水中平石,“衎衎”,和乐之貌。“鸿渐于磐”,有水可饮,有蒲鱼稻梁可食,为足乐也,犹女子嫁得其夫,合卺而饮,共牢而食,自见“宜室宜家,和乐且耽”。二与五相应,即为配偶,妇人贤德,足以内助,固非虚食夫家之食者也。《彖传》以“不素饱”释之,即此意也。

【占】问时运:既得安乐,又得醉饱无忧,吉。

○问战征:兵食充足,军心欢悦,自有安似磐石之象。

○问营商:二爻居《巽》之中,《巽》为商,为利。就爻辞言“干”进“磐”,有渐进渐高之势,吉。

○问功名:有嘉宾宴乐之象,成名必矣,吉。

○问婚姻:二与五相应,即以二五为婚;二五皆吉,可咏百年偕老矣。

○问家宅:此宅地基巩固,一门和乐,吉。

○问疾病:饮食过度所致,宜消食安胃,病即日可愈。

○问六甲:生女。

【例】明治二十三年,占某贵显气运,筮得《渐》之《巽》。

断曰:二爻居《巽》之中,《巽》,顺也。爻辞曰“鸿渐于磐”,鸿,大雁也,磐,山石之安者。贵下占气运得此爻,知贵下鸿运通顺,持躬涉世,皆得安如磐石,无人得而动摇。由“干”进“磐”,见鸿飞踪迹,逐步增高,喻贵下卒业东北学校,继复游学欧美各邦,学识亦渐步长进。且二爻与五相应,爻以夫妇和谐,即可见君巨之喜乐,至美衣饱食,和乐衎衎,本贵下所素有也,吉何如也!

【例】明治三十二年,占北海道厅气运,筮得《渐》之《巽》。

断曰:《渐》者渐进也,由乱而进于治,由衰而进于盛,皆有渐进之象焉。今占北海道厅气运,而得《渐》之二爻,爻辞曰“鸿渐于磐”,由“干”而进于“磐”,是亦渐进而渐高也,知北海道厅治象,当必日进日盛。爻又曰“饮食衎衎”,在北海一带,为鱼临蜃蛤之乡,其足供饮食者,出产饶富,民居斯土,获斯利,家室丰盈,雍雍和乐,自得“饮食衎衎”之喜。爻辞曰“吉”,信可知也。

九三:鸿渐于陆。夫征不复,妇孕不育,凶。利御寇。

《彖传》曰:夫征不复,离群丑也。妇孕不育,失其道也。利御寇,顺相保也。

“陆”,高平之地,鸿所集也。九三阳刚为夫,六四阴柔为妇,三又与六正应,六亦曰“陆”。自内往外为征,三往就外之陆,而遂弃内之陆,故“不复”。上互《离》,《离》为大腹,孕之象;下互《坎》,《坎》为灾,为鬼,不育之象。三与四以比邻私通,坏彝伦之大纲,背渐进之大义,安能得室家和睦,夫妇偕老,生育以延嗣续之庥乎?故曰“夫征不复,妇孕不育风山渐卦卦辞 史上最全《象》图文赏析,值得收藏!,凶”。且雁呼芦避缴,巡呼警夜,飞则相随,止则相保,亦有御寇之象,故曰“利御寇”。夫鸿之有雌雄,犹人之有夫妇也,雄飞不返,是离其群矣;胎孕之道,期其长育,孕而不育,是失其道矣。雌雄相守,是所以“御寇”,是“顺相保”也。《彖传》逐句释之,有以夫!

【占】问时运:运途不正,防有外祸。

○问战征:利于守御,不利往征。

○问营商:难望获利,防有盗劫之虞。

○问功名:惟从事军政,可以得名。

○问婚姻:防有始乱终离之憾。

○问家宅:此宅于生产不利。

○问疾病:妇人生产,恐母子不能两全。

○问六甲:生女。

【例】昔余在囚之日,有狱吏和田某者,突然谓余曰:今兹罪案,曷不卜之?先是余自占气运,得《艮》之《渐》,断辞详记需三爻;今复一占,筮得《渐》之《观》。

断曰:“夫征不复”,谓此案已往,不复追究矣。“妇孕”者,谓祸胎也,“不育”者,谓此案不致再生枝节矣。“御寇”者,谓审狱之官也;“顺相保”者,谓必能保护我身也。然所谓相保者,当必在和田氏矣。

后一二旬,前奉行退职,清水某袭其后,和田氏为奉行次席,于是二氏相谋,以五十月徒期,减为二十月,余乃得以出罪。

六四:鸿渐于木,或得其桷,无咎。

《彖传》曰:或得其桷,顺以巽也。

四居《巽》之始,《巽》为木。鸿水鸟,本不栖木,“桷”者,枝柯之大而平者也,于木之中,而得方平之桷,则亦可以容足矣。“或”者幸得之辞,此以鸿之失所,喻妇之失所也。四夫在三,三“征不复”,四妇失其所矣,或得其桷而集之,亦无咎焉。巽顺自守,不失妇道之正,虽无夫可也。

【占】问时运:运失其正,但以顺自处,随遇得安,亦可无咎。

○问营商:聊有所得,差足免咎。

○问战征:得其倚角,敌势已衰。

○问功名:从事角逐,所得亦微。

○问疾病:病在肝木太盛,宜顺气调养。

○问家宅:此宅多寡居之妇,有遇人不淑之感。

○问行人:在外失年,聊以将顺容身,一时不归。

○问六甲:生男。

【例】旧大垣藩主华族户田氏,奉侍萱堂,借余神奈川别墅,闲居养病者数月,医士户冢文海氏间日自东京来诊。一日户冢氏谓余曰:诊视户田太君之疾,四五日前,颇为可虑,近少轻快,惟老衰难期速效。余曰:顷日代为问卜筮得《渐》之《遁》,今玩爻辞,知太君近病无妨,恐明后年命限有阻。

户冢氏俯首不语。有松野家老出而问曰:我太君之命,其终于明后年乎?余曰:请勿与外人道也!后三年,太君果仙逝,会葬之日,户冢氏追述前言,感叹《易》理之前知。盖《渐》为长女,卦为归魂,自四至上,三爻为三年,由是推之,死期可预决也。

九五:鸿渐于陵。妇三岁不孕,终莫之胜,吉。

《彖传》曰:终莫之胜,吉,得所愿也。

《尔雅》,“大阜曰陵”;又八陵,北陵、西俞、雁门是也。此陵当是北陵,雁之家也。《月令》,“季秋鸿雁来宾”,鸿之南来为宾,北陵则为家,孕育则在家也。五与二正应,为夫妇,故以“鸿渐于陵”,喻夫妇之居家也。三至五互《离》,《离》为大腹,三动则《离》坏,故“不孕”;自二至五历三爻,象“三岁”。《艮》少男,《巽》长女,女及笄,而男犹未冠,是以不能生育,迨及时而阴阳和合,自然得孕矣。男少女长,似女偏胜,然二五正应,内外得当,夫倡妇随,故曰“终莫之胜”。时至而孕,各得所愿,吉可知也。又云:此卦三五皆言妇,九五以二为妇,正也,九三以四为妇,非正也。故三四相比为夫妇,虽孕而不敢育。女之归不以渐也,故凶;二五以相应为夫妇,不孕而得所愿,女之归以渐也,故吉。

【占】问时运:运途中正,三年后,无往不利,吉。

○问战征:屯军大阜,三年后,所向无敌,吉。

○问功名:三年后必成。

○问营商:目下难望获利,至上爻自可独占厚利,盖在三岁后也。

○问婚姻:得子稍迟,吉。

○问家宅:宅在大阜之间,吉。

○问六甲:生男。

【例】某商人来请占气运,筮得《渐》之《艮》。

断曰:五居外卦之中,进步已高,得渐于大阜之上,无可再进也。足下占气运而得此爻,知足下营商多载,虽事业渐进渐高,而不得一时获利,如鸿鸟雌雄相随,而一大一小,未能即时生育也。鸿待三年后可孕,知商业亦必待三年后,可获大利也。“终莫之胜”者,谓非他人所能及也。爻辞曰“吉”,吉可知也。《象》曰“得所愿”,知足下平生之志愿,可遂矣。

上九:鸿渐于陆,其羽可用为仪,吉。

《象传》曰:其羽可用为仪,吉,不可乱也。

上与三皆处卦极,故并称“陆”。《渐》卦六爻,皆取象于鸿,以喻夫妇,即本《彖》辞“女归”之旨。三之《渐》“陆”,夫道不正,致妇失所,不如鸿之雌雄相守;上则犹是陆也,犹是渐也,而以礼相接,人咸称美,不特表闺阃之令范,且足树邦国之合仪矣。一羽本轻,而先王制礼,纳采问名,皆取以为用,非以其有偶而不乱乎?夫妇之道,亦如是焉,故曰“其羽可用为仪”。“女归”之“吉”,其以此乎?

【占】问时运:气运正盛,可出而用也,吉。

○问战征:从平陆进军,威仪显赫,攻无不克

○问营商:货美价高,定可获利。

○问功名:出而用世,可以仪表天下。

○问婚姻:吉。

○问家宅:此宅地位崇高,瞻观有耀,吉。

○问六甲:生男。

【例】明治十九年,虎列喇病流行于横滨,凡横滨店中,家族皆避疫于神奈川别庄,东京之友,皆归东京,余携远来学者八人,赴箱根木贺。一日有东京门人,判事尾藤某来状,其旨曰:今度拜命,赴越后高田裁判所长,临发自筮,爻象不吉,请为再占气运如何?筮得《渐》之《蹇》。

断曰:全卦以渐进为义,爻至上六,渐进之义已终,进无可进,是暖回冰解,鸿鸟北还之时。今占尾藤氏气运,得此上爻,知为新授北国高田判事之任。爻辞所云“鸿渐于陆”,辞意适合,本是吉象,但此爻《易》三百八十四爻中,为归魂八爻之一,占者当此,生命有阻。因叹曰:氏为余门人中之翘楚,他日继余《易》学者,在此人也,大为可惜!

一时从者闻此断词,皆谓共在一堂,何得以一筮之下,遽断必死?后尾藤赴任高田,未几果殁。

TAG标签:

相关文章

广告